正在载入中……
正在载入中……
正在载入中……
  • 父女乱伦夜
  • 浏览:659次
★★★警告: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,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,请勿尝试打开^_^★★

婆去世多年,我一直提不起精神跟其她女人结婚,只是自个儿静静地独住
  作为一个孤独的人,最开心的,当然是跟自己的家人团聚在一起的时候了。
  今天,是海伦──我的女儿的回家探望日,她今天要从学校中回来探望我了。
  女儿的回家是一件大喜事,所以,我要热烈地欢迎她,要为她的回家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。
  当她开着她那辆红色的小Subaru车回到家来的时候,主菜已经准备好在桌上了。
  「爹!」
  当看到我来到门口接她的时候,她高兴地大叫着向我扑过来。
  就在门口,我们父女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
  「欢迎你回家来,海伦。」
  我说。
  往屋里走的时候,女儿给我的感觉是惊奇!
  尽管她离开我只不过是短短的几个月,但我发现她变了,改变了很多!
  离开家之前,她蓄着满头乌黑乌黑的头发,那如流瀑一般的秀发柔软的,起伏的,闪亮地倾泻在她两肩。
  现在,那流瀑般的秀发不见了,剪短了!
  只是她现在这短短的发型,却令人觉得比以前好看得多,非但入潮流,人也显得比以前成熟多了;以前,她老是戴着眼镜,现在,她的眼镜不见了,换成了隐形的,没有了眼镜,她那双迷人的妙目更增添了无比的妩媚和晶莹;当她进学校的时候,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,但今天她回来,她人长高了,变美了,活活脱脱地变成了一个大美人。
  情不自禁地,我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。
  「你剪短了头发,为什么不告诉我呢?」
  我说道。
  「对,你也注意到了吗?我换了发型了,怎么样,你觉得好看吗?」
  在我的面前,她把身体旋转。
  在她转动的时候,我发现,我的女儿那件薄薄衣服里面,竟然没有戴胸罩!
  我震惊了,直瞪着她。
  该死的,裤裆里面的肉棒竟然在蠢蠢欲动!
  为了掩饰我的不安,我连忙说道:「新的发型看来挺不错,很衬你呢。噢,来吧,我已经把晚餐准备好了。但我还是觉得,在吃饭前,你还得梳洗一下吧。」
  一走进屋子里,我转身便走入厨房,说是要准备饭菜,但我在厨房中,头脑一片乱哄哄的,什么事情也干不了,只好在里面到处乱转着,慢慢地平复我那突然生起的性欲。
  吃晚饭的时候,我们一直在聊着她学校中的事,现在,我已经可以控制自己那突然激增的荷尔蒙,整个人变得心如止水了。
  饭后,我们一起清洁着桌子,她收拾桌面上的碗碟,我忙着清洗。
  当一切做好之后,她走进来告诉我,她开了很长时间的车,实在太累了,好想早一点休息。
  我吻了吻她的额头,跟她道了晚安。
  走进起居室,我坐了下来,打开电视,看起了晚间新闻。
  像往常一样,电视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,但我就是喜欢看,我希望自己能够跟得上时代的发展,与时代并进。
  看了几分钟的新闻,我便听到海伦在叫我。
  我站了起来,沿着她的声音,向着浴室走去。
  在门的背后,她在叫我:「爸爸,我忘记拿毛巾了,请你为我找一条来,可以吗?」
  我让她等一会儿,就打开衣橱,为她找了一条。
  当我转过身来的时候,两眼当即一花,脑袋刹那轰隆…
  我的女儿…
  我的女儿竟站在浴室的门口,赤裸裸的两腿微微地张开着。
  在她的胸前,两团粉粉白白的肉球,就像一个被切成两半的球,分别倒扣在在她那赤裸的胸膛上,就她那雪白的乳球上,乳晕淡淡,就在那淡淡的乳晕上,各自耸立着一个浅红色的,几近透明的小乳头。
  她腰肢婀娜纤细,盈盈一掬,小腹平平坦坦的,微微地衬托着她那隆起的阴阜,阴阜一团模糊,乌亮的耻毛密密地佈满着,惺惺然地卷曲着,往外伸延着。
  她两腿修长、浑圆、雪白,充满着青春的气息,也让人感觉到,野性正从那里往外扩张;透过她那双长开的玉腿,我完全清楚地看到她那水蜜桃的春光!
  奇怪的是,她的两腿彷彿成了耻毛的禁地,密密麻麻的耻毛,竟然没有一根延伸到里面去,她的密处光滑一片,颜色稍深,俨然像一个刚被烤透的小麵包!
  她就那样赤裸着,浑身湿透着,毫无羞愧地站在那里,等着我拿毛巾过去。
  刹那间,我楞住了,两条腿站在那里,动也不能动,就像生了根,只有两只眼睛圆圆地睁着,一眨不眨地尽瞪在她那赤条条的肉体上,我的目光,就算是我自己,也说不出有多么的贪婪。
  狼狈极了,但我却无能克制自己!
  看着我那窘迫不安的模样,她反而开心地哈哈大笑了起来:「发生什么事啦?看你,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,难道以前你没有看过女人的裸体吗?没有看过我这个女儿的裸体吗?」
  一边说着,她一边毫不在意地赤裸着她那具散发着青春气息的胴体,向着我大步地走过来,神情自然,从我那微微颤抖的手中一把接过毛巾,往身上便抹着。
  「话虽然如此说,」想不到我愚蠢得如此,竟在她的面前表示抗议道,「但我最后看过的时候,相信并不是这样的模样吧!」
  她又大笑起来,用毛巾紧紧地把她那具雪白的胴体裹了起来,说:「我想,不会变得那么厉害吧。不过,假如我这样会让你不安的话,我向你道歉,爸爸。」
  她并没有进浴室中,反而踮起脚尖,在我的脸颊上吻了一下。
  很明显,她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神秘,神秘的眼神中却又带着一丝丝的狡黠,一种说不清的韵味在她的眼睛里流动。
  吻了我,她便转过身,往自己的寝室走去。
  就在那一瞬间,我满脑子不由得又是一浑,两眼不由自主地再次朝她那裹在短短的浴巾中的身体看过去,好像被磁石所吸,一直瞪在她那倏地往外隆起的部位,从它那一隐一显中,猜着它那的圆厚,肥大!
  不知不觉中,我的胯下又开始反应起来了。
  走进了我的睡房,我的心里直泛涟漪,原本已经牢牢地被我控制住的性欲,又再次氾滥起来了。
  虽然,我两眼看着电视,但只有天才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!
  裸体,是裸体!
  是我的亲生女儿的裸体!
  很明显,女儿已经一个成熟了!
  她从一个幼不更事的小姑娘,变成一个丰韵而善於挑逗的女人了。
  但那又怎么样,到底,她是我的女儿呵!
  我拚命地责骂着自己,不敢再看,也拚命地不让自己去想,独自躺到床上去。
  但是,刹那间的际遇对於我来说,其吸引力确实太大了。
  我本来早己平静如水的心,开始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那雪白的身体,想起了她那雪一般白的乳房、玫瑰一般美的乳头、长满着浓密而柔软的耻毛的阴阜,还有她那个结实、圆厚、紧紧地绷拢着的屁股,我再也受不了了,胯下那不知羞耻的小傢伙竟然一下子弹动起来。
  我的手不知不觉地摸到下面去,握着那早己经勃起的肉棒,一边沉迷对在女儿的肉体的美妙幻想中,一边自个儿在手淫着。
  多美妙!
  我越想越兴奋,越是兴奋,我的手就上下抽动得越快。
  受不了了!
  我真的受不了了!
  快,高潮快要来临!
  正当我的手在不断地加快速度的时候,突然,门一响,「呀」地一声被推开,在门口,出现了我女儿的身影,她身穿着睡衣,正俏生生地站在那里,小嘴半张,神情惊讶,正在静静地看着我,一动也不动。
  空气,当即凝固起来我,我的手仍然握着肉棒,肉棒仍然坚硬地挺立着,脑袋轰隆地一声,再也不敢抽动。
  只是「噗」地一声,一股股浑浊的液体,不适时宜地从我那根仍然坚硬无比的肉棒中喷射而出!
  一下子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!
  刹那间,海伦的表情须不断地变化着:震惊、不信,最后竟然是一股浓浓的谅解。
  她竟然对着我微微一笑!
  羞愧、不安、震惊之后,我为女儿的笑容迷惑了,因为,我看得出,那是一种理解的笑容,也是一种暧昧的笑容。
  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,她作了一个我完全意想不到的动作,她转身把床头的灯光调成一片的柔和,两手慢慢地往下分开,披在她身上那件薄薄的睡衣,随着她手的伸开,徐徐地脱离她的身体,缓缓地向着地上滑下去。
  她一边脱着衣服,一边向着我的床走过来。
  现在,轮到我大吃一惊了。
  手仍然握着肉棒,嘴巴却张得老大!
  她不管我的惊讶,两眼只管紧紧地瞪着我,不断地脱着衣服,不断地向着我走过来。
  看她的模样简直像一只母狮,一只正在发情的母狮,一只正要捕猎自己的猎物的母狮。
  天哪,她慢慢地走着,不断地扭动着她那又肥又圆的屁股,随着她的走动,她胸前那一双玫瑰一般美丽的乳房也在不断地上前弹动着。
  看着眼前的一切,我着迷了,就像已经被催眠,看着她摇曳生姿地向我走过来,我整个人竟一动也不能动。
  她走到床过来了,对着我悄悄的说:「多好呀,爸爸,很多年来,每到晚上,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爸爸你,甚至,我曾经幻想着,终於有一天,爸爸你会趁着我睡觉的时候,悄悄地走进我的房间,通宵地奸淫我。怎么样,我想,爸爸你也会想起我吧?」
  她脸上露出那瞬眛的笑容,慢慢地贴着我的身边躺下来,她一躺到我的身边,就把她那两条白生生的腿,紧紧地压在我的腿上,然后,她两手紧紧地搂抱着我,向着我贴过来,伸出她那条甜甜的舌头,慢慢地吻到我的唇上。
  我感到她那双发紧的乳房压在我的胸膛,我的头当即「轰隆」地一响,再也不想别的,两手极其自然地摸到她那光滑的背部,恣意地上下游动起来。
  然后,我用指尖轻轻地在她那两个臀瓣上滑动着,撩弄着。
  看样子,她动情了,她连忙一手下移,摸到我的肉棒上,紧紧地握着我的坚硬的肉棒,另一只手用力的把我的头按着,往她的乳房压下去。
  不再客气了,我张开嘴巴,叼起她那早已经作硬,尖尖地耸立起来,几乎透明的红色乳头,用力的用嘴唇挤压着,吮吸着,舌尖挑逗着,舌头舐弄着。
  她受不了了,口中发生了轻微的呻吟声。
  她终於知道我的厉害了,她呻吟了,但我并没有放过她,我不但继续用嘴唇戏弄着她的乳头,而且渐渐地加重了力气。
  呻吟着,扭动着,她用她的手握着我的肉棒,把我那直挺挺的大肉棒拉到她那最迫切的地方,放在她那通往小穴的大门外。
  早已经湿成一团了!
  我再也无所顾忌!
  轻轻地一挺,我的大肉棒已经轻易的滑入她那个湿成一团的小穴中,显然,她已经并非处女了,但是,她还没有经过生育,她的小穴仍然相当紧,我不能一下子把我的肉棒插到底,只能一点一点地挺进着,深入着。
  她的乳头早己发硬,尖尖地挺立在她那又坚挺的肉球上,我的嘴离开了,慢慢地往上游去,一直吻上她的嘴巴,贴在她的嘴唇上,深深地,长时间地吻了起来。
  她的喘息加急了,她的不断的喘息中,我吐出了我的舌尖,轻轻地伸进她的耳朵中,轻轻地啮着她那柔嫩的耳垂,牙齿也在轻啮着她的粉颈。
  自始至终,她的手都在我的背上,不断地漫无目的地抚摸着,滑动着,时而用力的按着我,把我压在她的身上,迫切要求我用力干她。
  「哦,多好!多美!多么的舒服哦。」
  在喘息声中,女儿在胡乱地叫着,「以前,我一直在幻想着,幻想着我亲爱的爸爸像现在那样,把他的鸡巴插入自己的亲生女儿的小穴中,不停地干着,哦……噢……」
  我的女儿不断在地我的抽插下呻吟。
  她的呻吟声成了我更加用力的动力。
  用力!
  加速!
  房间里佈满了异味。
  「噗嗤」,「噗嗤,」我的阴茎被套在女儿的小穴中,被温暖的肌肉紧紧地包裹着,夹磨着,泡浸着,我沾着她的淫液,不断地地抽刺,肉棒抽插着淫液的声音,在灯光柔和的房间中特别动听,尤其刺耳!
  「噗嗤」,「噗嗤,」淫液在响着,「啪啪啪」,我的小腹,我的盆骨撞在她那柔若无骨的私处上,发出一阵阵的节奏声。
  床在「吱呀」,「吱呀」地发出不胜负荷的摇动声,海伦两腿努力地张开着,她两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背部,两腿大大地张开,时而紧紧地搂着我的臀部,用力地夹着我,把我紧紧地压向她的私处,让我深深地插她。
  「哦,爸爸,我的好爸爸,你终於在干你的女儿了!」
  她不断地扭动着她的美臀,口中在呻吟,「噢,美,美死我了,爸爸,你多么会干穴,女儿让你干死了。」
  「舒服吗,我亲爱的?」
  一边插着,我一边温暖地问着。
  「舒服,我太舒服了。」
  女儿在呻吟道:「干,用力地干,对,深一些,再深一些。我……噢,我……」
  她忘情地尖叫着。
  我把我那又粗又长的大肉棒慢慢地抽出来,然后,突然用力,一下子把它全部插我的女儿的小穴中,随着我每一次的深插,海伦必定浑身紧紧地一绷,口中发出「嗷」地一声,然后,两腿用力地抽搐着,紧紧地搂着我的屁股,久久不放。
  要顶着她的花芯了,我的屁股紧紧地抽搐,插在小穴的肉棒随之一弹,光滑的龟头轻轻地掠过她的花芯,她的花芯微微一颤,浑身一抖,便软绵绵地松开了她的两腿。
  我把肉棒拉了出来,然后,下体一挺,再次深深地插入她那个温暖,润湿的小穴中…
  灯光幽幽,就在那幽暗的灯光中时而传出男女的呻吟声,和喘息声。
  一时间,床摇,臀扭,肉与肉之间相互地撞击着,肉棒在小穴中抽动着,淫水的「啧啧」声更加重了房间中的异味,那是淫亵的异味,乱伦的异味,女儿在父亲的身体下,父亲的肉棒在女儿的小穴中,那是作为父亲的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经历,激动让我威猛异常,乱伦的快感另我的速度达到前所未见的快速,小穴蠕动了,像一个调皮的小孩,用力地拉着,吮着,磨着,夹着,像在撒娇,也像在逗弄,紧紧地裹着我那不知疲倦的肉棒不放!
  我也知道,女儿的高潮到来了。
  我知道,我的高潮也要来临了!
  「噢,爸爸,我要泄了。」
  女儿尖着声,长长地叫着。
  「噢,挺着吧,等待爸爸,爸爸也要泄了,就让我们父女俩一起泄吧。」
  我也在吼着。
  抖动,一阵阵快感从马眼中发出,我的精液狂喷着,直撞向女儿的子宫的深处。
  随着连番的抖动,我们两人一起泄身了!
  泄了身的男人疲软不堪地躺在床上,静静地听着女儿在我耳边呢喃。
  她告诉我,以前,她曾经不止一次地跟学校的男孩子作爱,每一次作爱的时候,她总要幻想着,在她的幻像中,跨在她身上,努力地给她快乐的,并非别人,却是她的父亲,她的生身之父。
  一开始,她觉得不道德,觉得羞耻,希望那种感觉消失。
  但她无法办得到,那种感觉随着她作爱的次数越频繁,也越强烈。
  她从来没有放弃过,也从来没有停止过!
  只有想像着在父亲的胯下,她才能得到满足。
  听了她的话,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我只是觉得多年的苦守,今天已经全部得到了安慰,那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感觉。
  我没有打乱女儿的话题,我只是静静地听,美美地享受着。
  不过,兴奋之余,我总有点儿害怕,到底,海伦是我的女儿,是我跟妻子生出来的女儿!
  海伦不管我想着什么,她向着喃喃地听说完毕之后,又像蛇一般在游动起来,游到我的身上,用手握着我的肉棒,把头俯下去。
  肉棒,早己疲软,了无生气地歪在一旁。
  但她并不介意,张开嘴巴,把肉棒往嘴里就吞。
  她两腿跨在我的脸上,少女的阴户在我的眼前一览无遗,完全是为了挑逗我,她的屁股在我的脸上不停地扭动,那性感的扭动另我兴奋莫名。
  她一会儿用手握着我的肉棒,不断地上下推动起来,一会儿又张开她那张性感的小嘴巴,吐出她那红红的小香舌,不断地在我那光滑有龟头上挑弄着,她的舌尖挑动着我的马眼,爽得我的手一会儿紧紧地握起来,一会儿又松开,紧紧的攥着床单,我不知该如何发泄,只是不断地把头仰起来,绷着颈项,嘴巴不断地张开着,成O型,却叫不出声。
  她转过头来,看着我,笑了笑,舌面贴在我的龟头上一会儿横扫着,一会儿又用舌尖用力地沿着边缘挑动,也不知从那里学来的动作。
  我美死了!
  我爽死了!
  她得意地笑着,张大嘴巴,慢慢地往下俯去,我那坚硬的肉棒,一点,一点地没入她的樱桃小口中,接着,她那柔软的嘴唇紧紧地夹着它,用力地一上一下,快速地含舐着,在含舐中,她那个早己塞满一嘴的小嘴巴还在向我喃喃的,不知在说着什么话。
  我不管了,没有再徵求她的意见,竖着手指,对着她那个佈满着摺纹的小菊穴,慢慢地插进去。
  手指一进入她那个小菊穴中,她先是口中一声轻哼,回过头来看了看我,然后,她的菊穴紧紧地绷,夹着我的手指,紧紧地,不肯放松。
  然而,那难不倒我,我加大了力气,一下子,完全地捅了进去。
  她头一仰,屁股往上一抬,小嘴又闷闷地轻轻一哼,在我的手指中,在我的眼皮底下,她的屁眼在一开,一合,那情景,动人,挑逗,我的手指带动着她的肛肌,用力的压下去,随着我的用力,她的屁眼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小漩涡;然后,我的手指又慢慢地拉出来,随着我手指的抽出,她那灰白的肌肉也紧紧地贴着我的指头被拉了出来,真妙!
  女儿的屁股,白白的,圆圆的,在我脸上一上一下的摇动着,从她那分开的两腿中,我清楚地看到她那颜色深浓的花瓣,她那丰隆的肉丘分开了,那道鲜红的小肉缝沾满着浑浊的淫露,褐色的小蚌芽往外吐着,带着那高潮后的淫津,特别诱人,我无法忍受,舌头吐了出来,开始品嚐着混合着我的精液和我女儿的淫露的蜜汁。
  我的舌头找到了那粒红色的小阴蒂,舌尖用力的挑弄着,她好像已经再也没有一丝的力气,屁股向着我的脸上坐了下来,我用舌头狂扫她那柔软的肉丘,用力地贴在她的小肉沟上,上下不停地滑动着,她坐下来了,紧紧地贴着我的脸,一前一后在不断摆着着,我的鼻尖被深深地压入她的小穴中,不得不找空隙抽出来,深深地呼吸着。
  一边把淫沟压在我的鼻尖上磨擦着,她的小嘴巴始终在含舐着我的大肉棒,舌尖挑着,舌面擦着,嘴唇夹着,原来她是如此的有技巧,看她干得那么认真,那么的入迷,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她是谁,她再也记不起她是我的女儿,再也记不起我是她的父亲,她只是一个女人,一个和男人寻开心的女人,热情,执着,放荡的女人!
  舌尖挑弄着她的小肉芽,我的两手紧紧地攥着她那充满着弹性的臀肉,用力的往两边分开,手指深深地插进她的肛门中,她大声地呻吟着,用力地扭动着,彷彿在鼓励我用力干她。
  女儿的屁眼在时张时合,紧紧地夹着我的手指,阴蒂膨胀了,小穴在开合了,小穴中的縻肌也在缓慢地蠕动起来,她的两片嘴唇紧紧地,用力的夹着的肉棒,肉棒在她的不嘴中一出一进,速度越来越快,我的手指的抽动也越来越快。
  縻肌的蠕动加剧!
  含舐的频率加快!
  那是男人无法承受的频率,我觉得,我快要泄了。
  但是,我不能泄,我不能如此轻易就泄!
  我一把把她推到床上,她知机地跪在床面上,高高地挺起她那个圆圆滚滚的屁股,迎着我,口中在不断地呻吟着:「来吧,爸爸,来干我吧。」
  我两膝跪在床上,手不断地抽动着肉棒,眼睛只朝她那微微张开,一团狼藉的秘处看着。
  「来吧,爸爸,快来吧,呜呜,我受不了了!」
  女儿的屁股在不断地扭动着,在扭动中,她的小嘴在发出勾人神志的叫声。
  心态作了调整之后,脊椎的麻木感消失了,我可以继续驾驭眼前的那一匹小野马了。
  我扶着我那仍然沾满女儿的唾液的肉棒,对着她那微微张开的小穴,下体一挺,藉着淫液的溜滑,轻轻地一下,肉棒已经「嘶」地一下,便齐根而没。
  「呀!多好!多美妙!」
  女儿浑身一绷,口中一阵的呤哦。
  呤哦声是最好的鼓励!
  我忘乎所以,两手扶着女儿的胯部,「啪啪啪」我的下体不断地撞击着海伦那肥美的丰臀,发出一声声清脆的撞击声。
  「嗯,嗯,嗯。」
  在不断的撞击声中,海伦的小嘴不断地附和着。
  「啧、啧、啧。」
  肉棒不断地抽出,不停地插入,女儿的小穴始终用它那温暖、溜滑、夹磨迎着着父亲的肉棒的抽插。
  「噢,爸爸,我的好爸爸……」
  在女儿的呻吟声中,闪闪发光的淫液随着肉棒不断地抽出,积滞在她的小穴边,慢慢地,向下滑动,小河满了,氾滥了,再缓缓地滋润着她那浓密的芳草,随着淫液的不断增多,再缓缓地向床上滴落。
  「啪啪啪」女儿的身体不断地前后跃动着,像一匹小野马,正在不知疲倦在奔驰在无边的旷野中。
  抽出,插入,再抽出,再插入,我彷彿是一个精力十足的骑手,正在拚命地策马飞奔,向着远方,向着那无边的世界,疾驰而去。
  「快,噢,太美了!」
  女儿在大叫着,「快,爸爸,快,深一些,对,再深入。」
  在女儿的呻吟声中,我的肉棒全速地抽出,当光滑的龟头仍然停留在她那个泛满水光的小穴时,我当即又一下子狠狠向着她身体的深处插入。
  「快,干我,快干我,爸爸,干死我吧。我好舒服哦!」
  在我的房间中,灯光幽幽,柔柔地照射在女儿的身上,女儿的那皎洁皙白的肉体,已经佈满汗水,汗水在柔和的光线中闪着亮光。
  床摇!
  臀动!
  我的下体不断地耸动着。
  在我每一次的耸动中,女儿的身体一次又一次地向前跃动,她那双坚实,丰挺的乳房,不断地前后摆动着…
  呻吟声,肌肉的撞碰声,床褥的摇动声,充斥在这小小的房间里。
  一切是如此的淫荡,淫荡的乱伦,发生在这幽幽的灯光下,发生在这静静的夜晚中…
  「嗯……」
  在海伦的呻吟中,她的屁眼在一阵阵地抽搐,她的小穴开始渐渐地挤拢起来,紧紧地抵抗着,抗拒着肉棒的侵入。
  我像一个勇猛无比的勇士,挥动金戈一次又一次地突破她的防线,直捣黄龙,轻轻地触动着她的花芯。
  海伦颤抖了,在她的不断颤抖中,肉穴一阵阵的蠕动,紧紧地吸吮着我的肉棒,把它往她的身体深处牵过去。
  一次…
  又一次…
  小穴縻肌的蠕动更急,像小儿的吮乳,紧紧地夹弄着我的肉棒,一阵阵的吸力直透我的心中…
  就在时候,我的脊椎一麻,我情难自己,肉棒在她的小穴中连连地弹动起来,随着每一次的弹动,一团团的精液用力的喷发,直冲向她身体的深处。
  我再次射精了!
  在我射精的时候,女儿的嘴「呀」地一声,浑身直挺挺地绷着,先是一动不动,然后缓缓地倒在床上…
  我整个人虚脱了。
  她整个人累坏了。
  夜是如此的温馨。
  在父亲的床上,躺着两个人:一个是父亲,另一个却是他的女儿。
  在幽幽的灯光下,父女俩光溜溜地玉腿交加着,一丝不挂地在沉沉大睡…
  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
  潇洒人生:「投稿登用,一喜,一忧。喜者,能登文榜,深觉荣幸;忧者,写作心得,未知为何物,故胡乱几句,望大家勿怪!」
  小色鳖:「潇洒大兄有意见,想必是高的,我们洗耳恭听吧。」
  潇洒人生:「长期以来,一直以读者身份参与情色诸活动,潜水久矣,自觉对不起努力为色坛作贡献的诸多前辈,心思总得作一点点表示才好。本此目的,开始写出「宁静的夜晚」,平平淡淡的推出,也平平淡淡地收场,后来,接连几篇,也不见得有什么进步,幸得诸多大师鼓励及点拨,才有信心维持写下去的信念。」
  MM:「每个人刚刚开始都是这样,坚持着走下去吧。」
  潇洒人生:「本人写作题材太杂,但自觉偏於虐文,其中以兽兵兽战兽行之女教师之死为甚,受指责颇多,幸有弄玉大师鼓励,此文方得完成。此后,曾有心跳出此局限,但偏又拘佑於此限,奈何!世界盃是一个契机,本人曾以「乱伦」为以作赌注,此注大矣,因本人对乱伦者极不相容,如此一输,只有服输,故写出京华淫雄的前三部份,以求搪塞。然淫雄一文,终非乱伦,惟是心中不喜,亦无甚好的题材,偶得英文「DAUGHTMINE」,乱伦味道颇重,故用之。」
  抱玉轩:「以素质来说,这一篇不坏啊,虽然剧情上略嫌薄弱,但整体情趣算是大有可观之处了。」
  潇洒人生:「此文以女儿为主,一步一步诱父亲入甕,先以忘记澡巾为由,继以裸体示父,以诱其父,令父亲心兵大乱,以致手淫,然后於其父高潮之际倏入父房间,掀起一场父女乱伦的高潮,最后文中才点明,淫父之心己久。其意明矣。此文虽短,但思路却较诸多乱伦文章为新,故译之。」
  秦守:「妙哉妙哉。」
  潇洒人生:「本文相当一部份为本人自编,实为半创作之文,以作为翻译的尝试。实冀以此有请诸先进指教,以求百尽竿头。此,为本人参与之目的之一也。希望参与,以表支持色坛之情,此本人参与之目的二也。如有不对者,还望诸多先进多多指教。」
  催稿人:「谢谢潇洒人生兄的好文章,还有篇末的之乎者也,接下来我们继续欢迎一千零一夜的第十五篇·星答野。」
正在载入中……
提示: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! 免责申明
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警告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